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30th Jun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山坎上,皇天畈西側鄉野小村耳,至富郡鸛山未足半捨。 山坎者,山之坎也,余竊謂山之檻也。山者,雙峰山也,高無百米,其頂渾圓,隆起如髻,又若雙乳並峙,故以是名之。昔時蒼松遍佈,遒勁如蓋,立之山巔,聞大風拂過,若濤聲不絕。然則罹患蟲害盡皆伐去,此等壯景不復存矣。今山間多闊葉雜木,蓊鬱蓬勃,四季蒼翠,林茂草深,人跡罕至,鳥獸漸多。乃披蒙茸,撥亂竹,斬荊棘,方得野徑以入,少時攀摘竹筍、楊梅、野柿,耽於林趣,樂而忘歸於其山,今久不為也! 山前平疇沃野,其南有渠穿流,謂之青雲浦。渠西得一山,形似伏龜,謂之烏龜山。其山春蕨粗碩,食之略無苦味,人皆奇之。 山坎小村,戶不五十,民風淳樸,皆勤耕苦作,自食其力。昔之泥壁木柱,俱甃甓為之,鱗鱗大廈矣。

| 23rd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秋天悄悄地來了,稀薄的空氣中夾雜著點桂花的香氣,柿子熟了,甜蜜蜜的,這是一個金色的季節,一個懷舊的季節,不經意間我總會在腦海裡勾勒出去年此時的那些舊印象,像部舊的留聲機,悠揚著一段段熟悉的旋律。記憶有時真是一個惱人的東西,夢繞魂牽,揮之不去。 世上的很多種感情大約都是相輔相承的,唯有親情和愛情例外吧。我什麼時候才可以不將這些倔強地只表露在文字裡。閒時看著鏡子中的這張臉,滿是些歲月的痕跡,不覺竟黯然傷感起來。歲月就是這樣,有著超乎人想像的穿透力,穿透人心給拿捏不準的人們出示最公證的答案。 最近迷上了《大西南剿匪記》,感受著一段兵荒馬亂的年代裡愛情。我喜歡深沉的東西,濃濃地能透出醇厚的質感。有時很羨慕生活在那個個信息閉塞的年代癡男怨女們,時空能沉澱出很多美好的東西,日久而彌。或許是性格所致吧,現實中的我簡單的沒有半點厚度可言,以至於與我嚮往的這些東西都失之交臂了。 有時會想,懷念時究竟算是哪一種情緒?也許我正在懷念這些的時候,你正在某個角落裡用晦澀的眼光刻意去躲避著過去。而我此時就像個是影子被光亮悄悄地拉長時卻無聲無息……

| 5th Jun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油菜花,是鄉村田野裡最常見的花。我常漫步於田間小路,望那山坡原野上,一片接著一片的金黃油菜花,綿延不絕,包容萬物,彷彿天地間只有三種顏色:天的藍色、山的綠色,花的黃色。常想走進這奇妙的絕境中,卻怕自己被融化掉,就退到了藍天之下黃花與綠山之間了,但也早已物我雙忘了! 清晨的油菜花最不妖艷,著一身青色的外衣點綴著大地。當東方有了一抹朝暉,大地的黑衣被一點點褪去時,油菜花似乎還沉睡在昨日的夢鄉裡。她們緊著花瓣兒,一個個,一點點,並沒有打成一片的感覺,只覺得她被融入了綠色的大地中了。僅當那紅彤彤的太陽從遙遠的地平線上一躍而起時,那些油菜花們才冷不丁地向下沉了一下,搖了搖沉重的腦袋,抖去了滿身的瓊汁玉漿,這才睡醒了。正如剛出生的娃娃呀,又如剛起床的可人兒,都經不起半點寒意,裹緊了素衣。這時,隨無花綻放,但香氣還是耐不住性子,悄悄地從花瓣的縫隙裡探過身來,誰知!卻被這清冷的空氣凍僵了,傻傻的呆在花旁,久久不能離去。而早起的我卻呼了個正著,呵!剛好起到了醒神怡心的神奇功效。 太陽漸漸升起,山坡原野也逐漸有了暖意,正溫順著初生的油菜花們,使那淡綠的小花苞也開始微微地顫抖,彷彿一個美好的事物正積攢著力量,準備誕生了。花草周圍的香氣也舒展開了手腳,正撲向四面八方,有如浪潮一般:一波接蓋過一波,一浪又翻過一浪。 來到正午,油菜花們全舒開打了拳腳,露出了星星般的花蕊,正如好看的眼睛。這時,花是一朵,一叢,直爾打成一片,成就了一片的黃,那暖暖的黃呀!黃的卻又不安於一片,它無端的了皺起來,如絮的藍痕,界出無數片泛綠的黃呀!溫熱的日光下,游動地花香兒終於引來了鳥兒、蝶兒、蜂兒、蟲兒,還有人呢,它們剛一到來,就被這黃色的光芒罩住了,再也覓不他們的蹤跡了,真是美不勝收呀。即便如此,我更喜歡黃昏時的油菜花,那是獨處靜心的好時段、好去處。我常踱著步子,一步又一步,那是時間的刻度,亦或是敲打木魚時的靜思。也許路未走到盡頭,煩惱早已消失得無意無蹤了。 天黑之前,太陽把剛烙好的雲餅兒散佈在天空上置涼,那血紅的雲朵便散著蒸騰騰的熱氣,像是剛被染紅的水潑了下來,澆到了油菜花上,紅兒沒了,黃兒也沒了,全變成金黃金黃的。好!那是自豪的光芒,是成熟的芬芳,是暮年壯志的預告。一陣涼悶略帶郁香的風吹來,那金黃的花瓣兒,像成熟的果兒,紛紛脫落,散了一地的金黃,金燦燦的,那是黃金呀!一些從未失去榮耀的黃金呀,明天,它還會飛上枝頭,閃著黃色的光芒,但現在他還是金燦燦的。 夕陽頓了一下,冷不丁地沉下去。臨走時把晾好的一併攏走了。夜晚的太陽,在白天攏過雲兒的那雙手上,不時嗅到黃花兒的沁香,便一宿未眠,接著明日月沒,就早早的出門了。 也許,真有那一天,我會住在半山腰上。在春天來臨之際,站在山之上,掬一捧油菜花種,向天空拋撒,借春風的柔手,把它們送往黃土地、黑土地、山上谷裡……總之是有陽光的地方。也許,等到暮春時節,世界遍是盛開的油菜花,而我就是其中的一朵。 直至,我便停止了思考,緊了緊衣裳,折了一枝還未凋零的油菜花,趁天黑之前,我慢悠悠的向家的方向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