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28th Jan 2012 | 一般
心理學家說,每個人都渴望著引起他人的注意(當然小偷和通緝犯除外);其實,這是因為每個人在心底都有一種被認同的渴望。掌握認同別人的技巧,是你人際交往中必修的課程。沒有人喜歡「槓頭」。其實,學會說「您是對的」並不比攤一隻雞蛋困難多少。但是,要攤好這個雞蛋,也要你費一番腦筋。 1.成為贊同的人 有一種人,似乎天生就是「槓頭」,喜歡和別人對著來。這絕對不是表現你的執著或者聰明的好辦法。而且,如果這樣下去,你很可能最終成為不被大眾歡迎的人。努力在你的頭腦裡構造一個思維框架,培養一種贊同的態度和性格,這樣你就會發現,其實,值得你去贊同的人和事多著呢! 2.勇敢的開口 僅僅有贊同別人的態度是不夠的,你要讓對方知道。有些人喜歡用點頭的方式來表示,這不是最好的辦法。你應該說一句「是的」,勇敢的直視著對方的眼睛說「您是對的!」 3.永遠不要爭論 別人並不總是能讓我們說「您是對的」,有的時候,我們真的無法接受對方。這個時候,不要違心的說「您是對的」,也不要勇敢的說「您錯了」(除非萬不得已)。在任何時候,都不要陷入爭論當中去,即使您是對的。在爭論中,沒有人能夠獲勝。

| 27th Jan 2012 | 一般
現在社會中,我們談事事時,都要談到一個度的問題,今天提到自尊,也是如此。打個比方,我們在學物理時,老師曾講到了彈性:任何具有彈性的物體,都要有一個彈性區間,無論伸張或是壓縮,都要在此區間之內,否則我們看到的只會是變形吧!在心理學中,我們把自尊定義為一種精神需要,也就是人格的內核。維護自尊是人的本能和天性,當然這裡也要有一個度,一個彈性的區間。為人處事若毫無自尊,臉皮太厚,不行;反過來,自尊過盛,臉皮太薄,也不好。正確的原則是:從實際的需要出發,讓自尊心保持一定的彈性。  2006中國金融年度人物活動評選 談到自尊,從思想上認清自尊的需要和交際的需要,辨清兩者之間的關係是非常重要的。過於自尊的人,總是把自尊看得很重,這時請你把看問題的立足點變一下,不要光想著自己的面子,還要看到比這更重要的東西,比如事業、工作、友誼等。還要提醒你一點的是,要堅持把實現實際的宗旨看得高於自尊,讓自尊服從交際的需要。這樣你對自尊才會有自控力,即使受到刺激,也不至於臉紅心跳,甚至可以不急不惱,哈哈一笑,照樣與對手周旋,表現出辦不成事決不罷休的姿態,成為交際的贏家。 在交際過程中,審時度勢,準確地把握自尊的彈性,才會達到最佳的交際效果。想一想,我們是否要注意以下幾點: 1.在交際場上受到冷遇時,你的自尊心會面臨著挑戰,這時的你千萬別發作,不妨多想一想你的使命、職責,為了完成任務,迅速加大自尊的承受力度。 2.滿心希望他人肯定你花了很大的心血做的那件自認為很不錯的事情,偏偏得到的是全盤否定。這時的你肯定會受到強烈的刺激,但為了挽回面子,進行辯解、反駁,甚至是爭吵。這就大錯特錯了。因為這樣維護自尊、面子,只會使事情更糟,倒不如接受這個事實,效果可能更好一些。 3.當你受到批評時,特別是當眾挨批評更是難為情,自尊心一定受不了。此時的你要對批評能夠正確理解,應採取虛心的態度,這不但不會丟面子,反而會改變他人的看法,給對方留下一個好印象。有時,批評的內容不實,有些偏頗,而批評者又處在特別的地位。這時如果你受自尊心的驅使,當場反擊,效果肯定不好。理智一些,不要當場反駁,事後再進行說明,這種處理較為有利。 4.還有個小竅門,維護自尊時,臉皮不妨厚一點,這並不是不要尊嚴,而是要把握適當的度,保持最佳彈性空間。

| 26th Jan 2012 | 一般
首因效應 首因效應在人際交往中對人的影響較大,是交際心理中較重要的名詞。人與人第一次交往中給人留下的印象,在對方的頭腦中形成並佔據著主導地位,這種效應即為首因效應。我們常說的「給人留下一個好印象」,一般就是指的第一印象,這裡就存在著首因效應的作用。因此在交友、招聘、求職等社交活動中,我們可以利用這種效應,展示給人一種極好的形象,為以後的交流打下良好的基礎。當然,這在社交活動中只是一種暫時的行為,更深層次的交往還需要您的硬件完備。這就需要你加強在談吐、舉止、修養、禮節等各方面的素質,不然則會導致另外一種效應的負面影響,那就是近因效應。 近因效應 近因效應與首因效應相反,是指交往中最後一次見面給人留下的印象,這個印象在對方的腦海中也會存留很長時間。多年不見的朋友,在自己的腦海中的印象最深的,其實就是臨別時的情景;一個朋友總是讓你生氣,可是談起生氣的原因,大概只能說上兩、三條,這也是一種近因效應的表現。利用近因效應,在與朋友分別明,給予他良好的祝福,你的形象會在他的心中美化起來。有可能這種美化將會影響你的生活,因為,你有可能成為一種「光環」人物,這就是光環效應。 光環效應 當你對某個人有好感後,就會很難感覺到他的缺點存在,就像有一種光環在圍繞著他,你的這種心理就是光環效應。「情人眼裡出西施」,情人在相戀的時候,很難找到對方的缺點,認為他的一切都是好的,做的事都是對的,就連別人認為是缺點的地方,在對方看來也是無所謂,這就是種光環效應的表現。光環效應有一定的負面影響,在這種心理作用下,你很難分辨出好與壞、真與偽,容易被人利用。所以,我們在社交過程中,「害人之心不可有,防人之心不可無」,具備一定的設防意識,即人的設防心理。 設防心理 在兩個人獨處的時候,我們不時地會有些防範心理;在人多的時候,你會感到沒有自己的空間,自己的物品是否安在;你的日記總是鎖得很緊,這是怕別人奪走你的秘密。為了這些,你要設防。這種設防心理在交往過程中會起到一種負面作用,它會阻礙正常的交流。

| 22nd Jan 2012 | 一般
高中三年就這麼平淡走過了,在這三年裡真想給自己一個說法,告訴自己這三年裡學會了什麼,失去了什麼,得到了什麼,但一切就像船沉入大海似的,怎麼找都找不到答案;也可能是自己知道,但不敢說出來或是不想說出來吧,只怕說出來無法給自己一個交代。   難道就讓這三年高中生涯這樣結束嗎?讓它徹底結束嗎?我問我自己:「你甘心這麼結束嗎?」「對,我當然不甘心,好不甘心」。但這以為遲以晚了。有時在睡覺的時候都是含淚而睡,為什麼有淚呢?我自己也法給自己一個答案。   三年時間,說長也不長,說短也不短,但總是在不留意的那一刻失去最美好的事物。社會這麼殘酷和現實。每次當我坐在那苦悶的教室裡,有一種衝動和柔軟的感覺,這一切都來自自己的生命之中。想哭又想笑,哭自己沒用,笑自己太傻。那種種思想上的壓力太沉,我真的無法再支撐下去了,也沒有能力支撐。   每次別人問我:生活過的好嗎?我說:我從來沒有過生活,也不知道生活指的是什麼含意,我只是在混生活,混一天算一天。真想別人可以告訴我,為什麼我會是這樣。高一時的那麼份雄心呢?可能早以為沉入大海了。那我現在期待的是什麼呢?等待的是什麼呢?真的難以想像以後會是什麼樣子,會不會讓我嘗試一下過生活的味道,那就要等命運的安排了。   心情是我在高中生活起伏最大的因素,凡是都要它給我一個口喻,然後再往下做。   真不知道還會有下輪會嗎?如果有的話,我願意做一鳥,可以自由的在空中飛翔不會像現在這樣什麼事都有一定的約束,還要順從別的意思來完成,人生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也。   假如我還有選擇的機會,我還會選擇讀高中,但會選擇不同的地點和時間。因為我真的想回一下自己,那怕一秒鐘也行,但這是不可能的,問自己:「地球會倒轉嗎?」「不會」所以我也就沒有重新來過的機會。不過我會堅持向下走去。就所謂的「車到山前必有路」但我還是有些疑問,如果前面是山崖呢?向下跳還是停在那裡呢?這真叫人琢磨不透。人的一生靠自己去把握,雖然堅難,但也有雨後見彩虹的一面,這就要自己去創造了。   說了這麼多廢話,總覺還少寫了點什麼,覺得糊里糊塗的,我也不願去想,也難得去自找麻煩,即然自己選擇了這條路也沒有必要再去想了,也無意義了。   這幾天天看到同學錄在我眼前飛來飛去,這表示著什麼呢?離別嗎?對,是要季別了,天下無不散的的宴席。真的應了這一句話。   有蓬必要有喜,有離必有悲。現在終於發現自己真的太小了,一向總認為自己很成熟,很懂事,到現在才知道自己的想法太幼稚了,什麼事都想的太完美了,總對某些事質抱有太多的幻想,真的好傻。   一點一滴建立起自己的將來吧,給自己一點說去總是自己想要的。

| 21st Jan 2012 | 一般
 我是生活生在北方的女孩。6歲時,跟著爸爸媽媽來到了湖南,和我的爺爺一起生活。我一直把爺爺當成自己的榜樣!因為我知道,爺爺永遠是對的!   直到,有一天,我經歷了我從來沒有想過的事情!   那時2001年1月17日。天氣是陰雨的。我永遠可以記得哪個令人悲傷的雨季!   「你爺爺住院了,我去醫院照顧他,你明天早上來換班。知道嗎?」這是媽媽去醫院之前給我的囑咐!我隨口答應了。然後繼續玩遊戲!   媽媽在醫院,照顧了爺爺一個晚上,我就這樣玩遊戲玩了一個晚上。   第二天,我按照媽媽說的,早上6:00就爬起來去醫院照顧爺爺。爺爺身體不好,短短的幾年裡,爺爺基本一年要住3次院!也因為這樣,我對於照顧爺爺,已經是習以為常了。   我到了醫院,爺爺不是要我幹什麼!而是從抽屜裡拿出一個大的蘋果,叫我吃。然後問我,學習成績怎麼樣了。那個時候,我覺得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,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自然,並沒有厄運的前兆。   就這樣聊天到上午10:00,醫生囑咐我扶著爺爺去化療室。由於爺爺的心臟病很嚴重。連路都走不的了。我只好問醫生要了輪椅推爺爺去四樓。   做完了檢查,醫生說沒事,我就扶著爺爺下來了。到了病房,爺爺叫我把衣服給他,我按照他說的,把衣服遞給他了。爺爺,從自己的衣服裡面的口袋裡,掏出了100元錢給我。叫我去買點什麼好吃的。   我知道,這是爺爺從自己的工資裡,偷偷存下來的。我沒有要!我說,我不想吃。爺爺,看了看我,說:「那就等你媽媽來,給你媽媽吧!我知道,這個月你媽媽又沒發工資,看把你給餓瘦了!」我說:「爺爺,沒事!習慣了!」爺爺聽到我這樣說,只是點點頭,然後用顫抖的手把錢放了回去。我看了,已經沒有話好說了……   中午,我和爺爺一起吃了飯,醫生給爺爺打了一針。不知道過了多久,我聽到了爺爺很辛苦的呼吸著!我問了問爺爺:「爺爺,沒事吧?」爺爺說,沒事!我就繼續看著電視,爺爺繼續休息。   過了兩個小時以後,我看到爺爺像「中風」的病人一樣。開始全身抽搐起來。我開始害怕了。我有一種很不好的預感……   我馬上去叫醫生,可是那時是晚飯時間,只有一個值班醫生,我爺爺的主治醫師不在。哪個值班醫生正在給隔壁的病人打吊針!我當時,沒管那麼多。過去就把醫生強扯了過來。我對醫生說,你快看看我爺爺!   醫生當時也沒有顧著怪我的粗魯。馬上要身邊的護士拿搶救儀器!我跑到醫院的電話廳,給媽媽打電話。叫她快點來!可是,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,我竟說了整整十分鐘!我當時覺得自己的喉嚨被什麼卡住了。臉上的眼淚已經不聽使喚的流了下來。我掛了電話以後,對著自己說:不許哭,哭什麼哭,爺爺還沒死呢!你哭什麼!白癡!   接著,我又跑回了病房去守著爺爺,我並沒有說什麼,只是一直盯著爺爺。希望他可以感覺到我一直在忍著不哭,可是,已經泣不成聲的臉!沒過多久,媽媽來了。當媽媽來到爺爺病床邊的時候,喊了一聲:「爸,我來了!」在話結束的那一刻,爺爺用安詳的神情走了。並沒有跟我們說什麼!也許,是沒有時間說什麼……   在爺爺的手放下的那一刻,我聽到了自己心裡的聲音:不要!!!……   就這樣,一直在心裡反覆的重複著。我沒有哭,是因為什麼呢?我不知道。我一點眼淚都沒有,因為我還傻傻的相信爺爺還活著,我寧可相信,這是他和我開的一個玩笑!   可是……可是,我瞭解爺爺這個人,是一輩子都不會和我開玩笑的人。我反覆的揉著爺爺的手,因為我聽說媽媽說,只要人的手心是熱的,人就不會死。我一直這樣不厭其煩的用力揉搓,希望爺爺可以醒過來,可是這個傻傻的想法,只短短的持續了10分鐘。醫生就無情的打破它,因為,醫生宣佈死亡!   這下我呆了。沒有哭出聲音,只是一直傻傻的看著爺爺,對醫生說:「醫生,我爺爺的手還是熱的!你看,你過來看啊!」媽媽把我拉了過來,對我說:「寧寧,爺爺走了。他……真的走了。不要騙自己,好嗎?」我忍了這麼久的眼淚,下來了!……   我忍的好辛苦啊。我好像已經在崩潰的邊緣了。我跪下了,這次,是真的對著爺爺下跪,我知道,如果現在不跪,以後就沒機會了,我就這麼安靜的跪著,看著媽媽傷心的哭著,看著從來不掉眼淚的爸爸,第一次掉下的眼淚。我跪著,什麼都沒說,什麼也不想說……   我不知道自己接下來要幹嗎,我不知道自己在想什麼!我忽然覺得好可怕。為什麼死神可以這麼無情的把我們身邊的人輕易帶走。我卻沒有把能力把爺爺搶回……   爺爺的遺體被送進了冰冷的「停屍間」。我看著他們把爺爺放在一個冰冷的「櫃子」裡!然後,聽到有人說:「挑個好時辰火化。!」我當時像瘋了一樣,拉著哪個人說:「不行,不能火化,不行!」媽媽又一次把我拉回來,哭著說:「寧寧,火化才能讓爺爺上天堂啊!知道嗎?」媽媽心疼的撫摸著我的頭,我知道自己的樣子嚇到了哪個人,我沒再說什麼,因為,我也希望爺爺上天堂,也許這樣,是適合的辦法。   接下來的幾天,爺爺的衛生局給他辦了個追悼會,來了好多爺爺生前的好朋友,他們只是對著爸爸說:「小林,節哀順便吧!」我和爸爸一直跪著,我一直底著頭,不想看任何人,只是跪著,在爺爺死的那一刻,我好像已經習慣了這個姿勢。在吃飯的時候,我也沒有起來!   就這樣,我跪了三天三夜,守著爺爺的遺體。到了第四天,爺爺要火化了。有一個人,給爺爺化了妝,我當時並沒有覺得爺爺化妝有多好笑。只是,覺得爺爺活了。臉色那麼好看,嘴也不是乾的了。我高興的對媽媽說:「媽,你看,爺爺是不是還活著呢?」媽媽苦笑著回答我:「傻孩子,不可能的!」   我又哭了。這次,是真的的聲哭了。我哭喊著說:「爺爺,我等了你4天,你還是沒活,為什麼?為什麼……」旁邊沒有人叫我安靜,只是都用同情的眼光看我。我覺得頭好暈,身體沒有力氣了。我暈死了過去!在爺爺的追悼會上。在我醒來的時候,媽媽和我說,昨天我暈在了追悼會,醫生說我是太疲勞和沒有休息的關係。我沒有說什麼,只是在不時的發呆。媽媽問我什麼,說什麼,我都沒有聽到,連我自己在想什麼,我都不知道!過了不知多久,我猛的想起了什麼,馬上急迫的問媽媽:「爺爺呢?爺爺呢?」媽媽說:「爺爺今天下午1:00火化,現在在火葬廠。」   我不管天有多冷,也不管手上的針有多痛,拔掉針,我就下了床,對著門走去。媽媽馬上追了過來,哭著說:「寧寧, 你要去那裡啊?」「我要去看爺爺!」我簡單的回答著。媽媽說:「別去了!你會受不了的!乖乖的和媽媽回去睡著,好嗎?」   我沒有管那麼多,只是一直衝到樓下,跑了起來,我怕媽媽追到我,再把我拖回去!我決定了,:見爺爺最後一面……   我到了火葬廠,不知道自己跑了多就到的。也沒有感到任何疲倦!看看時間,已經12:46了。爺爺在那裡呢?我跑去問那裡的工作人員,他帶我去看下午要火化的「人」。我第一眼就看到兩眼紅腫的爸爸,原來爸爸一直沒休息,我悄悄的走過去,爸爸沒有罵我,只是用關心的眼神看著我,我對著他勉強的點點頭,什麼也沒說,因為,我知道,什麼都不用說,爸爸會懂的。   1:00了。那些工作人員把我爺爺推出來了。我和爸爸安靜的看著,他們把我爺爺放到一個鐵板上,準備放到一個很大的「火爐」裡。我叫住了那些工作人員,我對他們說,想再看看爺爺。他們同意了。我走到爺爺跟前,覺得現在的爺爺並沒有死,好像是睡著了一樣。   撲通!這是我這幾天最「習慣」的動作了。下跪!   對著爺爺,我磕了三個響頭!一下,一下,又一下心裡想著:爺爺,在那邊要記住好好保重身體,記得在人間還有個可憐的孫女在很想念你!記住,一定……   我的這段難忘的經歷就這樣結束了。   我想對大家說,珍惜身邊所有的人,朋友,親人,和自己……

| 18th Jan 2012 | 一般
這是發生在九年前的事了。這些天來,那個片段總是浮現在我的眼前,讓我心裡如壓著一塊石頭般難受。我想,我得趕快把那段文字寫下來,讓心靈能有所解脫。   那年秋天,我剛到宜昌上學。一個週六,因為有事我要回家一趟。在宜昌長途車站等車的時候,我買了一些香蕉,想帶回去和家裡的人一起去分享。那時,我們家日子過得很艱難,從來沒有買過水果。買的香蕉不多,我數了一下,才十二個。我在車上吃掉了兩個。剩下十個,我們家有五口人,正好每個人可以分到兩隻香蕉。   回到家,我把香蕉分了下去。吃香蕉的時候,我發現母親只吃了一隻,剩下的一隻放進了抽屜。沒過多久,我生火做飯了。米放在一間又黑又潮濕的屋子裡。說起那間屋子,我就有點兒害怕,因為它緊靠著後面的水溝,夏天的時候,偶爾有蛇爬進去。我去拿米的時候,在門邊摸索了好久,才摸到了電燈開關。打開燈,跨進屋子,我看見小妹蜷在地上。她的手中拿著半隻正在吃著的香蕉。   她的兩隻香蕉早已吃完了,現在吃的,就是母親沒捨得吃的那隻。看到這一幕,我立即發火了。雖然我也很貪吃,但是我從來都不會去偷吃母親的那一份食物。我站在門口罵她:「你這個貪吃鬼,誰叫你偷吃媽的香蕉?」她用一雙驚恐的眼睛望了望我,小聲說:「不是我偷吃,是媽拿給我吃的。」聽了她的話,我更氣了,接著罵她:「媽給你也不能吃,這半隻香蕉你不能吃,要給媽留下來。」小妹拿著香蕉的手僵在面前,動也不敢動一下。我繼續問她:「聽見了沒有?」好久,都沒有聽見她再說話。我朝她望了一眼,發現她的頭已經低了下去。我朝她的臉上看過去,才知道她的臉上早已掛滿了淚水。她在無聲地哭泣著。而拿香蕉的手,仍然僵著,動也不敢動一下。   這時,母親走了進來。看到這一幕,她立即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。母親告訴我,香蕉是她要小妹吃掉的,小妹這幾天總是不舒服,不愛吃飯。母親同我說完話,走到小妹面前蹲下來,對小妹說:「你大姐不知道我把香蕉給你了,才罵你。現在她知道你沒有偷吃,別哭了,快點吃完香蕉,明天你還要送大姐去坐車呢!」說著,用衣角替小妹擦淨了臉上的淚水。   小妹只是拿著那半隻香蕉,並未送進嘴裡。而她的眼睛卻看著我的臉。我走過去哄她。這時,我看清楚了我的小妹。已經是冬天了,她還穿著多年前我穿過的外套。那件外套已經洗得發白了,衣袖磨破了,露出了小洞洞。外套正中的一顆鈕扣鬆掉了,露出了穿在裡面的,同外套一樣破破爛爛的衣服。衣服穿在她的身上顯得很小。最明顯的是衣袖短了好多,她的手腕露在外面的地方,全凍紅了。她腳上穿著一雙很舊的解放鞋,沒有繫鞋帶,鞋耳朵耷拉著,鞋子前面的橡膠破掉了,大拇指隱約可見。她的臉色是蒼白的,還有一些發腫。在我的記憶中,她的臉總是經常發腫的,過幾天會自動消腫。可能是營養不良的緣故吧,家裡沒有帶她去看過醫生。她此刻蜷在牆角邊上,像一隻小甲蟲一樣渺小而可憐。每看她一眼,我的心裡就覺得難過。   那一年她才十歲。她十歲時沒有照過一張照片,她蜷在地上的樣子,就一直留在我的腦海中,成為我腦海中永不褪色的老照片。那是一副與貧窮有關的照片。   小妹一天天長大了,我想,如果有一天,她在我面前提起過這件事,罵我幾句,或許我的心裡會好受一些吧,而她從來也沒有在我面前提起過那件事。我一直想找個機會彌補她。而現在想起來,我對她所有的幫助,都不能來彌補那個罪過啊!值得欣慰的是,現在,她已經踏入了社會。兒時的貧窮,成了她今天工作的動力。她的付出也得到了回報。每次打電話給我的時候,她總會告訴我,發了工資,準備給家裡的父母寄錢回去。   現在,她有錢買香蕉了。